剩下的,未必就不幸福

by admin on 2019年12月1日

剩男剩女,无论是自愿的或非自愿的,都会成为父母亲友心中隐隐的痛,八卦街坊窃窃私语的话题。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他们自己无法言说的心病。即使是高擎妇解先锋旗帜的独立女性,掷地有声地发出自愿选择剩下的吼声,也无法让她的听众信服。那铿锵的吼声背后,听起来总透着几分色厉内荏,那一份孤傲中,总带着隐隐的闺怨。屈从世俗无形而巨大的压力的男女,不挑剔,不矫情,只要相看两不厌,差不多就把事情给办了,搭伙过起寻常日子,慢慢地就找到了幸福感。这就是绝大多数婚姻的基础和态势。剩下的,必定是在某些方面有异于常人的考量,有不可妥协的择偶标准,或有过刻骨铭心的过去难以释怀,或……,总之,有了太多的“或者”而剩下来。“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剩下一族,或许不能享有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市井乐趣,要与孤寂作殊死战。作家韩松落在品评三毛的文章里有这么一段话,可以让剩下一族感到心头一热:“人的一生,那里能那么幸运,快捷地找到了要找的那个人?在有月亮的晚上,在桃树底下,惊喜地问一声:‘原来你也在这里!’那是极少数。大多数人都要曲折兜转,九曲十八弯,像人类文明进程一样,尝遍百草,中毒无数才发现一味好药。或者看了几百年的星空,看断了几代人的脖子,才发现星辰运行的规律。对于生性敏感,对感情有着绝高要求的人来说,如果不打算掩着鼻子随便抓个人来终此一生,难度又会加大十分。大多时候,我们不得不阅人无数,才发现一个好人,不得不过尽千帆,才体察一点人性运行的规律。或者耐着性子把自己变成一所学校,把有点可能性的对象从情感类人猿的阶段进行培养,从上厕所掀不掀马桶盖子这样的小事上进行现代感情文明的训练,最后训练得刚刚可以见人了,保不齐会被人挖走,徒为社会培养人才,为别的男人女人贡献了一个合格的丈夫或者妻子。有的时候,我们更得抱着买彩票的心,以成年累月购买彩票的耐心等待那个人的出现,说不定就在别人废弃的票里翻出一张没兑奖的中奖彩票;或者像个拾荒的,在别人丢弃的杂物中细翻细拣,在别人当咸菜罐子使的破烂中,翻出个蒙尘的半坡彩陶来。对感情有着绝高要求的人来说,谋取感情是必谋生更为艰难的事,要时刻做好最坏的打算,并准备扮演尝百草的神农,研究猩猩的珍妮古道尔,或者具有文物鉴别常识的拾荒者等等角色。”不苟且,不将就和不妥协的生活,是一种高素质高层次的生活。即使是孤芳自赏,也是活色生香。韩松落在另一篇文章里更有精彩结论:“独身未必有多么不愉快,身边有人也未必一定喜出望外,但独身独处常被粗暴地等同于孤独,被认为是可耻的,是负面的,当事人在这种压力下,不但要以个别极端的事例进行自我否定自我恫吓,更会急于掩着鼻子抓个人来结束这种状况,这种动机促成婚姻或者恋情,可想而知能有多愉快,形式上的双数,或许是心灵上更大的单数,比孤独更可怕的,是被迫不孤独。”可见,剩下的,未必就不幸福。

其实,人生不过如此,婚姻不过如此。没有人的心是石头,也没有太多不可救药的坏人,你的宽容和付出终会收获美好的结果,纵使你觉得天要塌陷的困境也会转眼而过,留下的不过是几声你和他人的唏嘘。

说明:本文涉及到“独居”的部分,是单身、离异和丧偶导致的独居,不是泛指的一个人住。是狭义上的“独居”。

也不知是从何时开始,身边离婚的亲朋竟比目皆是,甚至二次离婚也不再新鲜。

虽然“单身”未必“独居”,“独居”未必“单身”,但是,这两者的关系是紧密的。本文要探讨的,正是由适婚年龄单身人口陡增、离异人口上升、丧偶老人无子嗣同住、而导致的“独居社会”问题。

鸣谢:非常感谢,心理专题主编Lekli 指出的 本文 “独居”、“单身”的混淆之处。

单身人口比例最高的前四位国家分别是:瑞典、挪威、芬兰以及丹麦,在那里,几乎40%到45%的住户是独居者。2014年,美国适婚年龄的独居者第一次超过了已婚者达到了50.3%,之后,比例逐年递增。在浪漫的法国巴黎,独居者甚至到达60%以上。

大数据表明,单身人口比例几乎与经济文化的发达程度成正比,这个规律在中国的一线直至三、四线城市再到农村是一样的。
2015年年底,中国适婚年龄的单身者,超过2亿。那么,随着经济和文化的发展,独居社会,会不会是我们的明天?有哪些应对措施和商业机遇?

图片 1

《单身社会》

真正的独身主义是不反对、不抗拒婚姻的。独身主义不是婚姻的对立面,只是给成年后的生活,多一种选择罢了。

若不是我离开坚持十多年的工作,若不是想挑战一下自己的冷僻畏缩,我接触不到这么多种不幸婚姻。

三. 独居社会必然到来,有何机遇和挑战?

人口老龄化,加上现在年轻人都不与老人同住的社会现状,使得老年社区的需求量大大增加。专业陪护老人的
培训行业、医疗行业、社区建设等围绕老年人的商业行动,都将是未来的趋势。

作为年轻人,我们必须为自己的将来造作打算,除了社保以外,给自己买一份养老保险和其他的商业保险,以保证自己不会老无所依。

图片 2

独居主义者梭罗的《瓦尔登湖》

要是你害怕独居生活的话,就读一读《瓦尔登湖》吧,你会发现,对于内心丰盈的人,快乐是无止境的。结婚,从来不是孤独的解药,也不是幸福的唯一源泉,自己才是。

最后,想结婚的就结婚,想单身的就单身,只要你自己是内心丰盈的人,怎样选择都会幸福。

反馈是礼物,非常感谢读者对于这个问题的探讨,不求达成一致,只求百家争鸣。

我规劝每一位亲近的亲朋:我们最初的婚姻意识来自于人类家庭的传承,从我们知事开始便接受了人生要结婚生子的历程规划,虽然有反对另类思想的人,但也只是很少数的。所以我们便如大多数的人一样到了年龄就开始相亲谈对象,然后顺理成章的结婚生子。如果你一个个家庭问过去,因为纯粹的深厚的感情、爱情而结婚的真是凤毛麟角,所以更勿论能有多少爱到为了对方可以赴汤蹈火抛弃性命的感情婚姻。大部分都是熟悉并有了一些感情基础就当做了爱情而结婚的。所以那婚前的这点熟悉这点感情不足以支撑婚后的无私付出和包容。所以婚后各种各样的矛盾接踵而至,双方父母的,生活习惯的,将来规划的……总是各种各样的悖离原因各种各样的不能妥协迁就使得矛盾越来越深,直到不可调节忍受,婚姻也就走到了尽头。

一 . 独居,是选择还是无奈

早些年,单身社会或许只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出现,但是近年来,在中国,特别是一线城市,单身社会也初见端倪。这和经济发展和文化娱乐生活的丰富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当大批女性涌入职场,经济独立,不必依靠婚姻来立命的时候,结婚就不再是她们生活唯一的选择了。

独居生活 分为两种,一种是被迫独居,一种是选择独居。
被迫独居者发自内心的抵制和想要逃离独居生活,认为到了适婚年龄不结婚,就是失败者,或者就会孤独和被耻笑。然而由于客观条件(比如买不起房子)不允许,而无奈无法结婚。
选择独居者是把结婚当做选择而非宿命,遇到合适的就结婚,遇不到的也不强求。对于他们,独居是一种选择,和结婚一样的选择而已。

对于这两种独身,哲学家/独身主义者福柯说:“意志强大的人选择独身是因为他们内心不匮乏,可以给自己提供回声,他人不过是余赘,而自由则是培育心智之树最好的土壤。而卡夫卡之流的回避则是因为内心充满了匮乏感,他们将婚姻视作对人性的持续的迫害,是一种污染最严重、消耗最厉害的人类制度,它的存在只是加剧了人的匮乏感”

可是,即便是选择独居的优秀人士,特别是30岁之后的独居女士,会面临强大的社会压力。

“三四十岁依然独居的女性面临更多的社会压力,无论是偶然还是刻意选择了单身,大多数我们调查中的女性都表示,进入三十岁以后,她们发现身边的人们——朋友、家人甚至新结识的朋友,总是很关注她们的家庭生活,觉得这比任何其他事都重要,这些人在每次谈话中都急于询问她们是否有交往的对象。”

“几乎所有的报告都指出,这令她们感到难堪,无论个人或职场成就如何,她们认为公众眼中自己的形象是“骄纵的”——社会学家欧文·戈夫曼用了这个字眼,形容单身独居女性面临的更庞大复杂的压力——社会正贬低她们的成就和形象。”

图片 3

独身主义者:瑞典籍好莱坞女性嘉宝、饰演过《安娜.卡列尼娜》《茶花女》

独身与否并不代表一个人不优秀,当然也不代表优秀。

三大宗教的领袖:佛陀、耶稣、穆罕默德都是独身主义。在此之下,就是无比伟大的:
伊丽莎白一世、波伏娃、香奈尔、吴怡、朴槿惠、简.奥斯汀、柏拉图、达芬奇、笛卡尔、伏尔泰、康德、哥白尼、牛顿、诺贝尔、帕斯卡、尼采、恩格斯、贝多芬、梵高、叔本华、司汤达、卡夫卡、安徒生、拉斐尔、梭罗……

总结:
正如福柯所说,独居生活,对于内心丰富之人是选择,对于懦弱无用之人是无奈。

在这个矛盾产生加深的过程中,有一部分人似乎认清了婚姻的本质,懒怠重新规划,所以这一部分人中有些选择了接受并改变自己适应对方,一部分人开始了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出轨生活。

文/丹顶鹤的日记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